蓦山溪

梅洗妆真态,不作铅华御。
竹外一枝斜①,想佳人、天寒日暮。
黄昏院落,无处著清香,
风细细,雪垂垂,何况江头路。
月边疏影,梦到消魂处。
结子欲黄时,又须作廉纤②细雨。
孤芳一世,供断③有情愁,
消瘦损,东阳④也,试问花知否?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竹外”句:宋代苏轼《和秦太虚梅花》:“江头千树春欲暗,竹外一枝斜更好。”
 
② 廉纤:细微,纤细,形容连绵不绝。唐代韩愈《晚雨》:“廉纤晚雨不能晴,池岸草间蚯蚓鸣。”
 
③ 供断:供尽,无尽地提供。
 
④ 东阳:即南朝沈约,曾任东阳太守。此处自喻。
 
【翻译】
 
洗净铅粉,一派天然,全无脂粉气息。竹林外,一枝疏梅斜斜逸出,如佳人于天寒日暮独倚修竹。黄昏院落里,清香袭人都无人赏,何况那风雪细细中开在江头路旁。
 
那月下疏梅影,屡屡入我梦中,令我肠断魂消。待到梅子欲黄时,又该是阴雨连绵了。可怜她一世孤芳自赏,为有情人供尽寂寞清愁。问那梅花,可知我为伊,已如沈约一般日渐消瘦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咏梅,以拟人手法表现梅的一世寂寞孤清,亦是以梅自许,表达自我孤标高洁之志。寄托了词人自己宁肯怀抱寂寞也要坚守素志的品格与风骨。明代沈际飞《草堂诗馀正集》评此词:“微思远致,愧黏题装饰者,结句清俊脱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