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少年

别历下无穷官柳,无情画舸,无根行客。
南山尚相送,只高城人隔。
罨画①园林溪绀碧②,算重来、尽成陈迹。
刘郎鬓如此,况桃花颜色③。
【注释】
 
① 罨(yǎn)画:色彩杂染的图画。唐代秦韬玉《送友人罢举授南陵令》:“花明驿路燕脂暖,山入江亭罨画开。”
 
② 绀(gàn)碧:深蓝色。绀,本谓青红,青而含赤色,后谓青翠之色。
 
③ “刘郎”二句:唐代刘禹锡元和年间自贬谪之地调回京,游玄都观有感作诗《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》,因“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”讽刺权贵又遭贬。十四年后再度回京,作《再游玄都观》,有“种桃道士归何处,前度刘郎今又来”诗句,不胜今夕之慨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道旁是一望无际的垂柳,水上是不解离情的画船,船中是无根漂泊的行人。只有那南山尚有情义,夹岸来相送,却又将高城中的佳人与我阻隔。
 
此地风光如画,园林山溪处处青碧苍翠。想到他日若故地重游,恐怕也早已面目全非。这样半生漂泊,刘郎也已两鬓斑斑,人尚如此,何况桃花,怎复昔日娇美颜色!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词人绍圣二年遭贬应天府,告别历下时的感怀伤别之作。写漂泊之无奈,所爱被阻隔之怅然,抒发年华易逝的感喟。全词语辞清雅而不绮艳,贵在情真。开篇叠句造境,起势不凡;结尾巧用典故,余味绵绵,皆为此词动人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