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

不信芳春厌老人,
老人几度送馀春,
惜春行乐莫辞频①。
巧笑②艳歌皆我意,
恼花颠酒③拚君瞋,
物情惟有醉中真④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莫辞频:不要因太多而推辞。
 
② 巧笑:娇媚的笑容。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: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
 
③ 颠酒:据唐代王仁裕《开元天宝遗事·颠饮》载,唐郑愚等不拘礼节,每春时。选妖妓,游名园,藉草裸形,去其巾帽,叫笑喧呼,自谓之“颠饮”。
 
④ 醉中真:唐代李白《拟古十二首·其三》:“仙人殊恍惚,未若醉中真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我不相信春天会厌弃老人,老人还能送走几个残春呢,只管珍惜春光及时行乐吧,不要嫌乐事太多而推辞。
 
那娇媚的笑颜、艳丽的歌舞都是我喜欢的,我就要这样任性尽情赏花纵酒,任凭他人嗔怪谈论。世间物事人情,只有醉中才最见真意。

【解读】
 
此为词人暮年抒怀之作。贺铸出身宋室宗族,又娶宗室之女,仕途本应通达顺利。但其人性情近侠,尚气使酒。又喜谈论时事,臧否人物,得罪权贵,因而一生沉沦下僚,悒悒不得志。晚年退居吴下,纵情山水诗酒。
 
此词起笔即有疏狂放达之气,通篇均着意表现对待年华逝去的乐观豁达,年老心不老,犹有及时行乐的豪情。但满篇读之,终有强说和佯狂的意味,隐有壮志难酬、万事已休的黯然凄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