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

梦冷黄金屋。
叹秦筝、斜鸿阵里①,素弦尘扑。
化作娇莺飞归去,犹认纱窗旧绿。
正过雨、荆桃如菽②。
此恨难平君知否?
似琼台、涌起弹棋局③。
消瘦影,嫌明烛。
鸳楼碎泻东西玉④。
问芳踪、何时再展?翠钗难卜。
待把宫眉横云样,描上生绡画幅,
怕不是新来妆束。
彩扇红牙今都在,
恨无人、解听开元曲。
空掩袖,倚寒竹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斜鸿阵里:筝柱斜列如雁阵,故称。
 
② 荆桃如菽(shū):宋代周邦彦《大酺·越调春雨》:“红糁铺地,门外荆桃如菽。”荆桃,樱桃。
 
③ “此恨”二句:唐代李商隐《无题》:“莫近弹棋局,中心最不平。”此用其意,喻心中幽恨难平。弹棋,古博戏。
 
④ 东西玉:酒器名。据宋代黄庭坚《次韵吉老十小诗·其六》:“佳人斗南北,美酒玉东西。”此处以宫中杯碎酒泻暗喻亡国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梦见旧日黄金屋一派冷寂,秦筝上弦柱斜列似雁行,素白的琴弦已蒙尘。梦中她化作娇莺飞回,还能辨认出旧日纱窗绿痕。窗外刚下过一场雨,樱桃才结子如豆。君可知,这相思遗恨终难平静,有如那琼玉棋枰上,弹棋局中心起伏不定。怕照见这日渐消瘦的身影啊,便总嫌那灯烛太明。
 
那时鸳鸯楼上对饮,玉杯碰碎,美酒倾泻。试问而今她芳踪去往何处,何时再能重逢,也不知她发上翠钗是否仍在。想将她的眉画成远山横云样,在生绡画幅细细描下她的样貌,只怕不是近来时兴的新妆。当日歌舞的彩扇牙板如今都在,只恨无人再能听懂开元盛世之音。天寒日暮,只能掩袖拭泪,寂寞独倚修竹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记梦感旧之作。写法隐晦幽曲,通篇隐喻象征意象,乃借美人亡失以喻故国之思、亡国之恨,表达自己独持晚节的孤臣遗老之志。
 
全词意境迷离,辞丽情哀,蕴无限难言隐曲之辞于言外,足见笔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