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亭怨慢

余颇喜自制曲,初率意为长短句,然后协以律,故前后阕多不同。桓大司马①云:“昔年种柳,依依汉南。今看摇落,凄怆江潭。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?”此语余深爱之。
渐吹尽,枝头香絮,是处人家,绿深门户。
远浦萦回,暮帆零乱向何许?
阅人多矣,谁得似长亭树?
树若有情时,不会得青青如此!
日暮,望高城不见,只见乱山无数。
韦郎去也,怎忘得玉环分付②。
第一是早早归来,怕红萼③无人为主。
算空有并刀④,难剪离愁千缕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桓大司马:桓温(312-373),字元子,谯国龙亢(今安徽蚌埠)人。东晋政治家,东晋明帝的驸马,官至大司马。清代吴衡照《莲子居词话》说:“白石《长亭怨慢》引桓大司马云云,乃庾信《枯树赋》,非桓温语。”
 
② “韦郎”二句:唐代范摅《云溪友议》卷三载,唐韦皋游江夏,与玉箫女有情,别时留玉指环,约以少则五载,多则七载来娶,后八载不至,玉箫绝食而死。
 
③ 红萼:红花,女子自指。
 
④ 并刀:并州,今山西太原一带。所产刀剪以锋利出名。唐代杜甫《戏题画水山图歌》:“焉得并州快剪刀,剪取吴松半江水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春风渐渐吹尽枝头柳絮,柳荫深处人家,正是伊人居处。远处水岸迂回曲折,黄昏时,水上帆船点点,也不知今夜它们要漂流到哪里去?要论谁见过的离别多,谁比得过这长亭边的柳树呢。树若有情,恐怕也早已苍老,不会年年春来还依旧如此青青!
 
天色渐晚,远处高城已隐入暮霭,只望见一片重峦叠嶂的远山。那时我如韦皋离别玉箫女,留下玉环和他年之约离你而去,怎能忘记临别时你的殷殷叮咛:最要紧的是早早归来,要记得担心这娇花无人呵护。念及此情此景,纵有锋利的并州刀,也难以剪断心上离愁啊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言情忆别之作,约作于绍熙二年作别合肥情人之后,日夜感念,因合肥街巷多柳,故以柳树起兴,以表达相思。题序中引“昔年种柳”六句,出自南北朝庾信《枯树赋》,非桓温之言,或为误记。全词写爱侣离别,清刚峭拔,却又深情绵邈,有无尽遗恨。清代陈廷焯《词则·大雅集》评其为:“哀怨无端,无中生有,海枯石烂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