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黄柳

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,巷陌凄凉,与江左①异。惟柳色夹道,依依可怜。因度此曲,以纾客怀。
空城晓角,吹入垂杨陌。
马上单衣寒恻恻②。
看尽鹅黄嫩绿,
都是江南旧相识。
正岑寂,明朝又寒食。
强携酒、小桥宅③,
怕梨花落尽成秋色。
燕燕飞来,问春何在?
惟有池塘自碧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江左:泛指江南。
 
② 恻恻:轻寒貌。
 
③ 小桥宅:小桥(乔)之宅,代指合肥恋人居处。桥,原为姓,后写作乔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拂晓的号角声,回响在空荡荡的城郭上空,又被轻风吹入垂柳依依的街头巷口。马背上的旅人,身着单衣,不胜寒凉。看遍路旁鹅黄嫩绿的垂柳,都像是当初江南的旧相识。
 
正是孤单寂寥之时,偏偏明日寒食又至。打起精神携上一壶酒,来到恋人居处,担心梨花匆匆落尽,转眼只留下一地秋色。燕子已双双归来,欲问春天何在?只看那池塘中渐绿的水波便知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伤春遣怀之作,当作于绍熙二年左右客居合肥之时。写寒食春光之词甚多,白石此词颇异,浑然无欢意,虽通篇写景,而伤时感世之悲慨良深。全词意境凄冷,用语质朴,刻画尽异乡人眼中心底的春之寂寥,大约也暗喻迟暮飘零之悲慨忧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