霓裳中序第一

丙午岁,留长沙。登祝融。因得其祠神之曲曰《黄帝盐》《苏合香》。又于乐工故书中得商调《霓裳曲》十八阕,皆虚谱无辞。按沈氏乐律《霓裳》道调,此乃商调。乐天诗云散序六阕,此特两阕,未知孰是?然音节闲雅,不类今曲。余不暇尽作,作《中序》一阕传于世。余方羁游,感此古音,不自知其辞之怨抑也。
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。多病却无气力,况纨扇渐疏,罗衣初索。流光过隙,叹杏梁①、双燕如客。人何在?一帘淡月,仿佛照颜色②。
幽寂,乱蛩吟壁,动庾信、清愁似织。沉思年少浪迹,笛里关山③,柳下坊陌。坠红无信息,漫暗水、涓涓溜碧。飘零久、而今何意,醉卧酒垆④侧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杏梁:文杏木做的屋梁。汉代司马相如《长门赋》:“饰文杏以为梁。”
 
② “一帘淡月”二句:唐代杜甫《梦李白二首·其一》:“落月满屋梁,犹疑照颜色。”
 
③ 笛里关山:唐代杜甫《洗兵马》:“三年笛里关山月,万国兵前草木风。”
 
④ 酒垆:置酒瓮的土台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自水畔极目远望,一池红莲纷纷凋谢,已无法采摘而归。羁旅之人,多愁多病,气力衰弱,更何况秋意渐深,又到了团扇渐弃、薄衫待换的时节。这光阴流逝真如白驹过隙啊,叹那梁上双燕,春来秋去如同远行客。不知如今佳人何在?这一帘淡淡月色,仿佛正映照着她憔悴的容颜。
 
如此幽独寂寥啊,蟋蟀在墙角胡乱悲鸣,引发我如庾信般的清愁,在心上密密交织。回想青春年少时的浪迹漂泊,曾于笛声里关山跋涉,也曾在柳巷花街中流连。如今意中人如落红断了音信,仿佛随着暗暗碧水缓缓流去,再难寻觅。多年飘零,而今哪里还有,当年醉卧酒垆侧的豪迈疏狂呢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羁旅怀人之作,作于淳熙十三年其客游长沙之时,所怀亦为合肥情人。白石依旧谱填制新词,采用《霓裳羽衣曲》谱写此词,是一曲向一生至爱致意的哀婉恋曲。全词情与韵谐,切合“凄怆怨慕”之商调,浑融相成。更兼写景空灵,写情遥深,意象玲珑清彻,意境超旷深远。
 
清代刘熙载《艺概》所评:“姜白石词,幽韵冷香,令人挹之无尽;拟诸形客,在乐则琴,在花则梅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