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宫春

潇洒江梅,向竹梢疏处,横两三枝①。
东君也不爱惜,雪压霜欺。
无情燕子,怕春寒、轻失花期。
却是有、年年塞雁,归来曾见开时。
清浅小溪如练,问玉堂②何似,茅舍疏篱?
伤心故人去后、冷落新诗。
微云淡月,对江天、分付他谁。
空自忆、清香未减,风流不在人知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向竹梢”二句:宋代苏轼《和秦太虚梅花》:“江头千树春欲暗,竹外一枝斜更好。”
 
② 玉堂:指华美宅第。汉乐府《相逢行古辞》:“黄金为君门,白玉为君堂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江畔寒梅风姿潇洒,在竹梢稀疏之处横斜出两三枝。春风也不懂得爱惜她,任凭她被雪压霜欺。那燕子也无情,只因为怕冷,就轻易错过了她的花期。只有那年年南归的鸿雁,曾见过她盛开时的模样。
 
门前小溪清浅如细细白练,试问那华贵的堂宇,怎及这茅屋疏篱?可惜令人伤心的是,故人离去之后,无人为她再赋新诗。浩荡江天中,微云淡月浮动,对此情此景,心中感触能与谁诉说呢?只有空自回忆,那江梅清香依旧,未曾减损半分。自有风流高洁,不管他人知与不知。

【解读】
 
此此词咏梅之孤标高洁,寄托词人自我期许。此词作者一说为晁冲。全词围绕江梅,着意刻画其周遭环境以为烘托,勾勒梅花清奇骨格和高洁精神,寄托词人不因周遭环境冷落改其品格的心志。词风疏淡隽永,句格舒缓纡徐。结尾三句以拟人手法,将梅之孤高自许的风流标格推向高潮,余韵深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