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台春

芳草碧色,萋萋遍南陌①。
暖絮乱红,也似知人,春愁无力。
忆得盈盈拾翠侣,共携赏、凤城②寒食。
到今来,海角逢春,天涯为客。
愁旋释,还似织;泪暗拭,又偷滴。
谩伫立,倚遍危栏,尽黄昏,也只是暮云凝碧。
拚则而今已拚了,忘则怎生便忘得。
又还问鳞鸿③,试重寻消息。
【注释】
 
① “芳草”二句:南朝江淹《别赋》:“春草碧色,春水渌波,送君南浦,伤如之何?”
 
② 凤城:此指汴京。
 
③ 鳞鸿:鱼和雁,代指书信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青青碧草长满南陌,一片郁郁葱葱。暖风中落花柳絮乱飞,仿佛也懂得离人心思,满怀愁绪,缠绵无力。不由回忆起那娇媚可人的美人,寒食节时,我们曾携手同游京郊。到如今,天涯海角的春天又到了,我却独在异乡为客。
 
愁绪刚刚散去,不多时又心乱如织;泪水刚悄悄擦去,不知不觉又再涌出。白白地倚遍了高楼栏杆,直到黄昏过尽,也只见暮云渐渐四合,不见佳人踪迹。此生就算要为她割舍一切,如今也都割舍了,但想要忘记她,却又怎能忘得了呢。我还要再去追问那鱼雁,试着重寻她的音讯。

【解读】
 
此为伤春词,抒写暮春时节羁旅漂泊客的感旧伤别之情。全词围绕“春愁”写景、叙事、摹状,情致哀婉动人。结尾“拚则”后之句,近似口语,语意似浅实深。脱出此类主题结尾惯常的自我开解,宁愿沉溺一生,也要再次追寻,别有异趣。清代俞陛云《五代词选释》评曰:“论情致则宛若游丝,论笔力则劲如屈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