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遇乐

落日熔金,暮云合璧,人在何处?
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①,春意知几许?
元宵佳节,融和天气,次第②岂无风雨?
来相召、香车宝马,谢他酒朋诗侣。
中州③盛日,闺门多暇,记得偏重三五④。
铺翠冠儿,捻金雪柳⑤,簇带⑥争济楚⑦。
如今憔悴,风鬟雾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
不如向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吹梅笛怨:即笛吹梅怨。梅,指笛曲《梅花落》,其声凄清哀怨。
 
② 次第:此处为转眼之意。
 
③ 中州:即中原。此指北宋故都汴京。
 
④ 三五:十五日。此指元宵节。
 
⑤ 铺翠冠儿,捻金雪柳:铺翠冠,以翠羽装饰的帽子。雪柳,以素绢和银纸做成的头饰。均为元宵应时妆饰。
 
⑥ 簇带:满头插戴的各种饰物。
 
⑦ 济楚:宋时方言,整齐,漂亮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落日灿灿,犹如正在熔解的金水。暮云淡淡,仿佛渐渐合拢的玉璧。此情此境,恍如昨日,而今我身在何处呢?新柳绽放,绿意已浓稠如烟,却又有人在吹奏《梅花落》,笛曲传出声声幽怨,春天的气息不知已有多少?虽已是元宵佳节,天气渐渐暖和,又怎知不会转眼就风雨潇潇?因而当那些诗朋酒友,宝马香车前来相邀出游时,都一概婉言谢绝。
 
还记得昔年汴京繁华时节,闺中岁月,多有闲暇,总是特别看重这节日。到了这天,总是珠翠镶冠,穿金戴银,个个打扮得光鲜亮丽,楚楚动人。如今又到了元宵,却容颜憔悴、发髻散乱,生怕夜里出去见人。不如独自待在这帘儿底下,听一听他人的欢声笑语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元宵感怀之作,寄托南渡后的亡国之恨、今夕之悲。
 
宋代词人刘辰翁《永遇乐》中写道:“余自乙亥上元,诵李易安《永遇乐》,为之涕下。今三年后矣。每闻此词,辄不自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