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陵王

丙子送春
送春去,春去人间无路。
秋千外、芳草连天,谁遣风沙暗南浦。
依依甚意绪?漫忆海门飞絮。
乱鸦过、斗转城荒,不见来时试灯处。
春去谁最苦?
但箭雁沉边,梁燕无主,杜鹃声里长门暮。
想玉树凋土,泪盘如露①。
咸阳送客屡回顾,斜日未能度。
春去尚来否?
正江令②恨别,庾信愁赋,苏堤尽日风和雨。
叹神游故国,花记前度。
人生流落,顾孺子③,共夜语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泪盘”句:出于金铜仙人典故。魏明帝时,诏宫官牵牛西取汉武帝时所造的铜人,铜人竟潸然泪下。以喻亡国之痛。
 
② 江令:江总(519-594),字总持,济阳郡考城县(今河南商丘)人。南朝陈名臣、诗人。于陈后主时仕至尚书令,故称“江令”,陈亡后入隋北去。
 
③ 孺子:指其子刘将孙,亦善词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欲送春去人间,却找不到归路。秋千架外,芳草连天,有谁搅动漫天风沙,遮暗了送别的南浦。此际纵有离情依依,哪还有什么心绪?总是回想那些流落的人群,如海上飘零的飞絮。乱鸦过后,斗转星移,帝城荒芜,再也看不到当年灯会的繁华热闹了。
 
春天离去,谁最感伤?是那沦落北地的惊弓之鸟,是那失去主人的梁间燕子,还有那日暮旧宫残殿中悲啼的杜鹃。就像那玉树长埋淤土,那露盘中盛满泪珠。离开故都时一步一回头,连那夕阳也不忍沉落。
 
春去还会再回吗?如今我就像江令、庾信一般满怀别恨、满纸离愁,苏堤也终日凄风苦雨。可叹只有梦中,才能重回故国,像花朵梦中记起前生模样。此生流落已久,遗恨无人可诉,只能与小儿一道,相对夜语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借伤春之恨,写亡国之痛。作于德祐二年元军攻破临安之时。全词以三段长调,借助各种春逝意象,写尽国破家亡之悲,生民流离之苦。
 
清代陈廷悼《白雨斋词话》叹曰:“题是《送春》,词是悲宋。曲折说来,有多少眼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