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多令

安远楼小集,侑觞歌板①之姬黄其姓者,乞词于龙洲道人,为赋此。同柳阜之、刘去非、石民瞻、周嘉仲、陈孟参、孟容。时八月五日也。
芦叶满汀洲,寒沙带浅流。
二十年重过南楼。
柳下系船犹未稳,
能几日,又中秋。
黄鹤断矶②头,故人曾到否?
旧江山浑是新愁。
欲买桂花同载酒,
终不似,少年游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侑(yòu)觞歌板:谓歌舞助兴。侑觞,劝酒。歌板,执板奏歌。
 
② 黄鹤断矶:黄鹤矶,在今湖北武汉武昌城西,上有黄鹤楼。断矶,形容矶头荒凉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芦苇的枯叶落满沙洲,沙洲上一泓浅浅寒水蜿蜒而去。二十年后重过南楼,柳荫下的小舟并未系稳,因为就要匆匆启程归家,过不了几日,又该是中秋了。
 
这破败的黄鹤矶,不知老友是否也来过此地?眼前江山如旧,心底却满是新愁。想要买了桂花、携上美酒,再逍遥悠游,这心境啊,却再无当时年少的豪情逸兴了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登临感旧之作。二十年前安远楼落成,文人骚客雅集,乃一时盛事。词人二十年后故地重游,山河旧,人事非,感慨无端,因作此词。刘过词近辛弃疾,多豪爽慷慨之作,此词却情致哀婉、蕴藉含蓄。
 
清代李佳《左庵词话》誉此词:“轻圆柔脆,小令中工品”。南宋周密因其中有“重过南楼”语,为之更名《南楼令》,可见影响深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