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风波

自春来、惨绿愁红,芳心是事可可。
日上花梢,莺穿柳带,犹压香衾卧。
暖酥消、腻云①亸②,终日厌厌③倦梳裹。
无那④。恨薄情一去,音书无个。
早知恁么,悔当初、不把雕鞍锁。
向鸡窗⑤,只与蛮笺象管⑥,拘束教吟课。
镇⑦相随、莫抛躲,针线闲拈伴伊坐。
和我,免使年少,光阴虚过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腻云:代指女子头发。
 
② 亸(duǒ):下垂貌。
 
③ 厌厌:同“恹恹”,精神不振貌。
 
④ 无那:无奈。
 
⑤ 鸡窗:指书窗或书房。语出南朝宋刘义庆《幽明录》:“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,尝买得一长鸣鸡,爱养甚至,恒笼著窗间。鸡遂作人语,与处宗谈论,极有言智,终日不辍。处宗因此言巧大进。”后遂以鸡窗称书斋。
 
⑥ 蛮笺象管:纸和笔。蛮笺,古称南方或外域所产彩笺。象管,象牙所作笔管。
 
⑦ 镇:常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自入春以来,看满目绿叶红花也似笼罩着哀愁,这颗心哪,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。太阳已升至花树梢头,黄莺儿已在垂柳间穿梭嬉戏,我还懒懒地卧在锦被里不想起床。温软柔嫩的肌肤渐渐消瘦,如云的发髻也散乱低垂,终日里慵懒厌倦,全无心情对镜梳妆。满心无奈啊,只恨那薄情人,一别之后,竟只字片言也无。
 
早知如此,真后悔当初没有把载走他的宝马香车锁起来。那样的话,便可以将他留在书斋,每日只与笔墨为伍,吟诗作词,管束住他不作别想。我也就天天伴着他,再不躲躲闪闪,整日里闲闲做着针线,与他偎依相伴。如此,有他厮守,也免得我这大好青春,白白虚度了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闺怨,有鲜明民间特色,是柳永“俚词”代表作。宋元时广为流传,尤为歌妓喜爱,元时关汉卿将其写入杂剧《谢天香》。此词直接用第一人称,语言直白赤裸,咏叹热烈奔放,有明显的市井气息。
 
柳永不拘泥于阶层,甘为歌儿舞女代言,表达对自由幸福的渴望。此种世俗直白的表达,虽得不到正统文人认同,却能在市井间不胫而走,有“凡有井水处,皆能歌柳词”的盛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