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

篆缕①消金鼎。
醉沉沉、庭阴转午,画堂人静。
芳草王孙知何处?惟有杨花糁径。
渐玉枕、腾腾②春醒,帘外残红春已透,
镇无聊、殢酒厌厌病。
云鬓乱,未忺③整。
江南旧事休重省,
遍天涯寻消问息,断鸿难倩④。
月满西楼凭阑久,依旧归期未定。
又只恐瓶沉金井⑤。
嘶骑不来银烛暗,枉教人立尽梧桐影。
谁伴我,对鸾镜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篆缕:指香烟袅袅上升,如篆字线缕。
 
② 腾腾:朦胧迷糊状。
 
③ 忺(xiān):高兴。
 
④ 倩(qiàn):请,央求。
 
⑤ 瓶沉金井:唐代白居易《井底引银瓶》:“井底引银瓶,银瓶欲上丝绳绝。石上磨玉簪,玉簪欲成中央折。瓶沉簪折知奈何?似妾今朝与君别。”此处用其意,指彻底断绝希望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铜炉中香烟袅袅燃尽,人尚醉意沉沉。庭中树荫已转向东斜,画堂人去后一派寂静。庭外芳草离离,不知良人如今身在何方,只见杨花胜雪,落满了小径。自午睡中迷迷糊糊醒来,看帘外处处残红,春已将尽,而我终日这般毫无心绪,如醉如病,任云鬓零乱,也懒得打理梳妆。
 
那些江南旧事,再不要反复想起。我也曾到处寻访他的消息,失群的孤鸿也带不来他的音讯。也曾于月光洒满西楼之夜,登楼久久凭栏,也依然盼不来他的归期。只怕如同银瓶沉金井,再也没有重逢的希望了。等到银烛都要燃尽了,还是听不到他骑马归来之声,白白叫我伫立到梧桐消失了树影,不知今夜谁能伴我,恐怕仍只有独对鸾镜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念远怀人,抒写闺中思妇对无情郎的无尽幽怨。写尽各种担心猜测,将弃妇之心曲幽微婉转,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 
宋代黄昇《花庵词选》:“李君词虽不多见,然风流蕴藉,尽此篇矣。”明代沈际飞《草堂诗馀正集》评曰:“李君止一词,风情耿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