洞仙歌

一年春物,惟梅柳间意味最深。至莺花烂漫时,则春已衰迟,使人无复新意。余作《洞仙歌》,使探春者歌之,无后时之悔。
雪云散尽,放晓晴庭院。杨柳于人便青眼①。
更风流多处、一点梅心,相映远,约略颦轻笑浅。
一年春好处,不在浓芳,小艳疏香②最娇软。
到清明时候、百紫千红,花正乱,已失春风一半。
早占取韶光、共追游,但莫管春寒、醉红自暖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青眼:此处指初生柳叶细长如眼。
 
② 疏香:指梅花。宋代林逋《山园小梅》: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后遂以“疏影”“暗香”“疏香”等称梅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雪后云翳散尽,清晨庭院已露出晴色。那新发的杨柳嫩叶儿,似遇人便露出柔媚笑眼。更风流多情的,还有那初绽的一点梅心,远远与杨柳相映,仿佛轻蹙蛾眉莞尔微笑的佳人。
 
一年里最好的春光,不在花开最浓艳时,而是梅柳初绽,花尚疏、香尚淡的时节,最为娇媚温柔。到了清明时节,百花争奇斗艳开至盛极,春天最美好的光景就已失掉了一半。还是趁这春光正好,早早占取、尽情嬉游吧,莫怕还有料峭春寒,喝上几杯美酒,自然就脸红身暖了。

【解读】
 
此为咏春惜春之作。词前小序已明示写作意图与主旨,乃借咏春雪初霁、梅柳新绽之景,劝人珍惜春光,莫负年华。明代李攀龙《草堂诗馀隽》评其写春景之妙:“梅心映远,一字一珠,春寒醉红自暖,得旸谷初回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