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鹤仙

脸霞红印枕,睡觉来、冠儿还是不整。
屏闲麝煤①冷,但眉峰压翠②,泪珠弹粉。
堂深昼永,燕交飞、风帘露井。
恨无人说与相思,近日带围宽尽。
重省,残灯朱幌,淡月纱窗,那时风景。
阳台③路迥,云雨梦,便无准。
待归来,先指花梢教看,欲把心期细问。
问因循④过了青春,怎生意稳? 
【注释】
 
① 麝煤:制墨的原料,后以为墨的别称。此处指水墨画。
 
② 压翠:指双眉紧皱,如同挤压在一起的青翠远山。
 
③ 阳台:隐指男女欢会之地。
 
④ 因循:轻易、随便。宋代王雱《倦寻芳慢》:“算韶华、又因循过了,清明时候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春睡初醒,脸上红霞印着枕痕,云鬓半偏,衣冠不整。彩屏上,水墨丹青透着冷意,眉头紧锁,泪珠儿打湿了脸上香粉。白昼漫长,庭院深深,燕儿双飞嬉戏在风帘露井。可叹没有一个人能听我倾诉,只因相思深重,近来衣带已宽松得令人惊心。
 
反复回想当初的幽欢佳会,残灯映着朱帷,淡月浸透纱窗,那时情境多么迷人。而今,相会的路途阻隔,就算只是梦中缠绵,也已没有准信。待得他归来时,想要细问我如何思念,一定要带他先去看看那枝头残花。问问他,这般轻易耽误了你我的大好青春,怎会这样忍心?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闺怨,主题为伤春怀人。此词因“脸霞红印枕”之句一时盛传。本为文人艳词,却能脱却浮艳,生动刻画出一个只恐青春空负的闺中少女形象,至为感人。清代先著《词洁辑评》评曰:“能如此作情词,亦复何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