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有

作者:潘希白

九日戏马台前,采花篱下,问岁华、是重九。
恰归来、南山翠色依旧。
帘栊昨夜听风雨,都不似登临时候。
一片宋玉情怀,十分卫郎①清瘦。
红萸佩,空对酒。砧杵动微寒,暗欺罗袖。
秋已无多,早是败荷衰柳。
强整帽檐攲侧②,曾经向天涯搔首。
几回忆、故国莼鲈,霜前雁后。 

【注释】
 
①卫郎:即卫玠。
 
②“强整”句:用孟嘉落帽事。欹(qī),倾斜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纵马古台前,采菊东篱下,问时光何其匆匆,又到了一年重阳佳节。正值此时归来,南山依旧苍翠如昔。昨夜窗下听风雨凄凄,再也不像昔日登临感受,只觉心如宋玉悲秋,身似卫玠消瘦。
 
佩上红色茱萸,独对一樽美酒。那砧杵之声搅动微寒,暗暗侵袭衣袖。秋天已所剩无多,遍地尽是残荷衰柳。曾经多少次,人在天涯,向着故乡频频搔首,又勉强整好歪斜的帽檐。曾经多少回,在霜冻之前、鸿雁去后,反复回想起故乡莼菜鲈鱼滋味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重九悲秋思归之作。潘希白历经宋室由衰至亡,对秋光渐老,年华逝去,国运日蹙,身怀悲慨忧伤,因而全词情感沉郁凄绝。全词情调凄绝,深有悯时伤世之悲。却又意绪淡泊,有清空萧飒之气。
 
清代查礼《铜鼓书堂遗稿》赞曰:“用事用意,搭凑得瑰玮有姿,其高淡处,可以与稼轩比肩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