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明池

天阔云高,溪横水远,晚日寒生轻晕。
闲阶静、杨花渐少,朱门掩、莺声犹嫩。
悔匆匆、过却清明,旋占得余芳,已成幽恨。
却几日阴沉,连宵慵困,起来韶华都尽。
怨入双眉闲斗损①。乍品得情怀,看承全②近。
深深态、无非自许,厌厌意、终羞人问。
争知道、梦里蓬莱,待忘了馀香,时传音信。
纵留得莺花,东风不住,也则③眼前愁闷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闲斗损:谓终日双眉紧锁。损,甚,十分。
 
② 全:甚、很。
 
③ 也则:依然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天际空阔,浮云高远,清溪横流,春水去远。夕阳西下,空气里隐有微寒。无人空阶一片寂静,杨花逐渐稀少。紧闭的朱门内,传出黄莺儿娇嫩的啼声。悔恨如此匆忙就让清明时节过去了,再不赶紧去看,枝头剩下的残花怕已是满腔幽恨。偏偏天气又连日阴沉,整日里慵倦困乏,等到再起身去看时,好春光都已过尽。
 
幽怨隐入双眉,终日愁眉难展,品味此时心情,正与这愁损的双眉极为相近。这愁绪深深,无非自找,精神恹恹,羞被人问。又哪里知道梦中还有蓬莱仙境,等到把那一点俗世眷恋都忘干净了,那时自有人来传递佳音。不然,就算留得住这些莺儿花儿,只要东风不肯停留,也仍会不断重复这眼前愁闷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伤春感怀之作,满纸春思闺情,应为其早年所作。春暮天长水浅,日暮微寒,空阶寂寂,落花渐疏。春光易逝,而人犹多病,等到探春时春光已尽。伤春无用,不如寄望于蓬莱仙境,求得真正的欢乐。不然就算暂留眼前风景,也终究只能一遍遍重复这伤春心情。末尾这自我开解之辞,联系作者僧人身份,隐有豁然开悟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