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双燕

咏燕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
差池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
还相雕梁藻井②,又软语商量不定。
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
芳径,芹泥雨润。
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
红楼归晚,看足柳昏花暝。
应自栖香正稳,便忘了天涯芳信。
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【注释】
 
① 差(cī)池:羽翼不齐貌。《诗经·邶风·燕燕》: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”
 
② 藻井:用彩色图案装饰的天花板,形状似井栏,故称藻井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社日刚过,就见双燕身影在帘幕中穿梭,轻拂过屋梁上清冷的积尘。展开羽翼似要停下来,试着钻进旧年燕巢双栖。却又四下里打量雕梁藻井,还呢喃软语商量个不停。忽然间又飘然而起掠过花梢,翠绿的尾羽将花影剪碎。
 
小径上花香袭人,春泥湿润。燕儿们喜欢贴地争飞,都尽情炫耀自己的俊俏轻盈。直到天色已晚,看够了暮色中柳枝花影,这才恋恋不舍飞回红楼。想来是一回巢就安心栖息,早忘了还要为天涯游子传送书信。可怜那苦苦等待的闺中人,每日独倚画栏,翘首凝望,愁损了蛾眉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咏燕名篇,充分体现了史达祖咏物词独具一格的描摹功力。全词以拟人手法,表现了春燕初归后觅巢、嬉游的欢乐场景。结构上,结尾宕开一笔,嗔怨燕儿只顾兴尽归巢,全忘了还要代有情人传信,让人深闺寂寞空等,将咏物词延伸到了相思闺怨。
 
清代黄苏《蓼园词选》评:“词旨倩丽,句句熨贴,匠心独造,不愧清新之目。”清代王士祯《花草蒙拾》赞曰:“咏物至此,人巧极天工错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