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江仙

夜归临皋
夜饮东坡①醒复醉,
归来仿佛三更。
家童鼻息已雷鸣,
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
长恨此身非我有②,
何时忘却营营③?
夜阑风静縠纹平,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馀生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东坡:在今湖北黄冈东,苏轼谪居黄州时,曾于此筑雪堂五间,以为游息之所。因自号东坡居士。其时寓所在黄冈南长江边临皋。
 
② 此身非我有:《庄子·知北游》:“舜问乎丞:‘道可得而有乎?’曰:‘汝身非汝有也,汝何得有夫道!’舜曰:‘吾身非吾有也,孰有之哉?’曰:‘是天地之委形也;生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和也;性命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顺也;子孙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蜕也。故行不知所往,处不知所持,食不知所味。天地之强阳气也,又胡可得而有邪!’”
 
③ 营营:纷扰貌,形容为追逐世俗名利奔走钻营之状。《庄子·庚桑楚》:“全汝形,抱汝生,无使汝思虑营营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夜来在东坡雪堂宴饮,醉了醒,醒来又醉,待到酒阑人散归家时,好像已经是三更天了。门外听得童仆酣睡的鼾声响如雷鸣,敲了门也全然无人来回应,干脆倚着藜杖静听大江奔流之声。
 
常怅恨平生身不由己,什么时候才能忘却那为功名利禄奔波劳碌的念头呢。不如趁这夜深时分,江上正风平浪静,就此驾一叶小船远去,在这江河湖海之上安度余生吧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作于元丰五年,东坡谪居黄州已第三年,对宦海沉浮的质疑与厌倦到了一个新阶段。此词是其词中深具解剖意义的名篇。既能体现其洒脱不羁的个人形象、旷达豪迈的性情,又能充分窥见其思想在入世出世间的转变,明显可见其在儒家经世立业与老庄清净无为之间摇摆的痕迹。虽然处境艰难,却因词人自身的胸襟与格局,最终不仅没有局限于对境遇的哀叹自怜,反倒升华到了一种天地浩然、身与物俱的逍遥之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