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城子

乙卯①正月二十日夜记梦
十年②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千里③孤坟、无处话凄凉。
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
相顾无言、惟有泪千行。
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乙卯:公元1075年,即宋神宗熙宁八年。
 
② 十年:指其结发妻王弗去世已十年。
 
③ 千里:王弗葬于眉山故居,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距迢遥,故称“千里”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你我生死永隔已历十年,从未刻意去思念你,却也永难忘记。你孤零零的坟茔远在千里之外,我这满腹伤心凄凉,也无处可诉说。如今就算重逢,大概你也不认得我了,十年来我颠沛奔波,早已尘土满面、鬓发如霜。
 
今夜,忽然在隐约的梦里又回到了故乡,你坐在小窗前,正对镜梳妆。我与你就这样痴痴对望着,竟一句话也说不出,只任泪水簌簌滚落。细想来,千里之外那明月照耀下,长着小松树的坟茔,就是我年年岁岁痛断肝肠之地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作于熙宁八年,时东坡知密州,为追念发妻王弗所作悼亡词。东坡十九岁时与十六岁的王弗成婚,情感甚笃。可惜天妒恩爱,王弗二十七岁亡故,东坡亲为之作墓志铭。知己爱人的早逝,对其是沉痛的打击。其作此词时年已四十,王弗逝去已十年,但词中字字皆泪,痛失所爱的巨创犹未痊愈。
 
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评论此词:“真情郁勃,句句沉痛,而音响凄厉,诚后山所谓‘有声当彻天,有泪当彻泉’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