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

乳燕飞华屋,悄无人、槐阴转午,晚凉新浴。
手弄生绡白团扇,扇手一时似玉。
渐困倚、孤眠清熟,帘外谁来推绣户?
枉教人、梦断瑶台曲,又却是、风敲竹。
石榴半吐红巾蹙①,待浮花浪蕊②都尽,伴君幽独。
秾艳一枝细看取,芳意千重似束。
又恐被、西风惊绿。
若待得君来向此,花前对酒不忍触。
共粉泪、两簌簌。
【注释】
 
① 红巾蹙(cù):形容石榴花半开时如红纱巾皱缩。蹙,皱。
 
② 浮花、浪蕊:指轻浮斗艳而早谢的桃、李、杏花等。唐代韩愈《杏花》:“浮花浪蕊镇长有,才开还落瘴雾中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一只雏燕儿飞进了雕梁画栋的堂屋,四下里悄无一人,时间已过了午后,檐下槐树荫影已斜,傍晚时天渐转凉,美人刚刚出浴。纤纤素手握着白绸扇,一时看去那团扇与素手都如凝脂白玉。渐渐困意袭来,就斜倚孤枕酣然睡去。恍惚闻帘外有声,不知是谁轻轻推开了闺门?白白教人惊醒瑶台好梦。侧耳细听,原来只是清风吹过竹林。
 
石榴已半开,花瓣有如搓皱的红纱巾。等到桃杏那些浮浪的花朵都落尽了,它才会独自绽放,默默陪伴那独守空闺的佳人。细看这一枝浓艳的花朵,那重重叠叠的花瓣,恰似佳人深锁的重重心事。又担心它很快要被西风吹落,转眼只剩一树绿叶。如果终于等到你来此对花饮酒,恐怕都不忍心碰触它一下。一碰,那花瓣儿恐怕就会和泪珠儿一道,簌簌滚落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借闺怨寄托孤愤。词中无论石榴花还是美人,都有同样的“幽独”品质,纵使孤独寂寞、红颜老去,也羞与浮花浪蕊为伍。分明是以婉曲缠绵的儿女情长,寄慷慨郁愤的身世之恨。
 
清代黄苏《蓼园词选》对末尾四句尤其赞叹:“是花是人,婉曲缠绵,耐人寻味不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