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秋岁引

别馆寒砧①,孤城画角,
一派秋声入寥廓。
东归燕从海上去,南来雁向沙头落。
楚台风②,庾楼月③,宛如昨。
无奈被些名利缚,无奈被他情担阁④,
可惜风流总闲却。
当初漫留华表语⑤,而今误我秦楼约。
梦阑时,酒醒后,思量著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砧(zhēn):捣衣石。古诗词中常以秋后捣衣声象征凄凉气息。
 
② 楚台风:楚襄王兰台上的风。战国时期楚国宋玉《风赋》:“楚王游于兰台,有风飒至,王乃披襟以当之曰:‘快哉此风!’”
 
③ 庾(yǔ)楼月:庾亮南楼上的月。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容止》记载,晋庾亮在武昌,与诸佐吏殷浩之徒乘夜月共上南楼,据胡床咏谑。
 
④ 担阁:同“耽搁”。
 
⑤ 华表语:用丁令威化鹤典故。东晋陶渊明《搜神后记》卷一载,丁令威曾学道于灵墟山,成仙后化鹤飞归故里,立于华表高唱:“有鸟有鸟丁令威,去家千年今来归,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学仙冢累累。”喻物是人非。华表,古代用以表示王者纳谏或指路的木柱,及立于宫殿、城垣或陵墓前的石柱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旅舍的捣衣声,应和着孤楼号角,一片秋声回荡在寥廓天地间。东归的燕子从海上飞走了,又有南来的大雁栖落于沙洲。兰台之上,仍吹着楚王携宋玉同游时的习习凉风;南楼之外,依然是庾亮与诸友吟咏戏谑时的大好月色,种种美景,宛如昨日。
 
可惜啊,总是被微不足道的名利所缚,总是为儿女私情耽搁,真正的风流蕴藉却都被丢弃了。想当初,空许下一腔豪言壮语,到如今反倒误了与佳人的盟约。每当长梦醒来时、酒醉清醒后,总是不由自主地思量着这一切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应为王安石变法失败、晚岁退居金陵之作。意境凄清寥落,词意郁郁寡欢,缺少其壮岁时的踌躇满志。全词多处用典,采用虚实相间的手法,表达了物是人非的慨叹和为功名所误的追悔。明代李攀龙《草堂诗馀隽》赞曰:“不着一愁语,而寂寂景色,隐隐在目,洵一幅秋光图,最堪把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