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天乐

蝉一襟余恨宫魂断①,年年翠阴庭树。
乍咽凉柯,还移暗叶,重把离愁深诉。
西窗过雨,怪瑶佩②流空,玉筝调柱。
镜暗妆残,为谁娇鬓③尚如许?
铜仙铅泪似洗,叹移盘去远,难贮零露。
病翼惊秋,枯形阅世,消得斜阳几度?
余音更苦,甚独抱清商,顿成凄楚。
漫想熏风④,柳丝千万缕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一襟余恨”句:唐代马缟《中华古今①》:“齐王后忿而死,尸变为蝉,登庭树,嚖唳而鸣。王悔恨。故世名蝉曰齐女也。”因称蝉为宫魂。
 
② 瑶珮:以玉声喻蝉声美妙。下“玉筝”同。
 
③ 娇鬓:借喻蝉翼娇美。唐代马缟《中华古今注》载魏文帝宫人莫琼树:“琼树始制为蝉鬓,望之缥缈如蝉翼。”
 
④ 熏风:南风。宋代苏轼《阮郎归·初夏》:“绿槐高柳咽新蝉,薰风初入弦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宫人怨愤而亡,空留一腔余恨,化作凄切寒蝉,年年在翠阴庭树之间哀鸣。那蝉声刚还在秋枝上呜咽,一会儿又转移到了叶丛深处,似再度凄凄诉说那悲怨离愁。西窗外,刚下过了一场雨,奇怪那蝉声忽然不再凄苦,似玉佩清音在空中流响,又像玉人抚弄琴弦筝柱。明明是明镜已暗、妆容已残,而今却为了谁,蝉翼如玉人双鬓,又还如此娇美?
 
金铜仙人铅泪如洗,可惜她已携盘远去,再也不能为你承接那清露般零落的泪珠儿。你残损的双翼如此害怕秋风,枯槁的形骸已阅尽人世枯荣,还能经受得住几度黄昏日暮?而今秋已深,这余音更加悲苦,又为何还要反复吟唱这清歌哀曲呢,如此凄怆悲楚?只因又无端想起那远逝的春风,那风中千丝万缕摇荡的柔柳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咏蝉,以寄托家国覆亡之恨。全词咏物感怀,运用移情、象征等多种手法,亦蝉亦人,物我交融,寄意隐曲深微,沉郁悲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