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曲献仙音

聚景亭梅次草窗韵
层绿峨峨①,纤琼皎皎②,倒压波痕清浅。
过眼年华,动人幽意,相逢几番春换。
记唤酒寻芳处,盈盈褪妆晚。
已消黯,况凄凉、近来离思,
应忘却、明月夜深归辇③。
荏苒一枝春,恨东风、人似天远。
纵有残花,洒征衣、铅泪都满。
但殷勤折取,自遣一襟幽怨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峨峨:高耸的样子。
 
② 皎皎:润泽洁白的样子。
 
③ 归辇:游园归来的銮驾。此处暗指南宋盛时帝王临幸而归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苔梅层层叠叠,白梅皎皎如玉,掩映在清浅湖面,荡起粼粼微波。年华转眼即逝,梅香动人依旧,几度重逢,春光暗换。犹记当日唤酒畅饮、乘醉寻芳之处,满园梅花盈盈不败,如美人迟迟不肯褪去残妆。
 
往事已然消黯,更何况近来离恨萦怀、心事凄然,差不多要忘尽了从前月下赏梅、金辇夜归的良辰美景了。那报春的梅枝已渐凋零,可恨这东风,故人还远在天涯。纵然残花犹在,也只能泪洒征衣,如金铜仙人清泪涟涟。还是深情折一枝梅独赏吧,聊以排遣这满怀相思幽怨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和韵之作。南宋覆亡后,周密湖州故居毁于兵火,长年流寓杭州,因作《高阳台》寄越中诸友,寄托国破家亡之恨。王沂孙作此词相和。
 
清代陈廷焯《词则·大雅集》极赞:“无限哀怨,一片热肠,反复低回,不能自已。以视白石之《暗香》《疏影》,亦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词至是乃蔑以加矣。”清代况周颐《蕙风词话》尤赞其结笔:“结笔低徊掩抑,荡气回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