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

一向①年光有限身,
等闲离别易消魂②,
酒筵歌席莫辞频。
满目山河空念远,
落花风雨更伤春,
不如怜取眼前人③。
【注释】
 
① 一向:一晌,片刻。
 
② “等闲”句:谓人生会少离多,动辄离别,极易引起伤感。南朝江淹《别赋》: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!”
 
③ “不如”句:唐代元稹《会真记》载崔莺莺诗:“还将旧时意,怜取眼前人。”
 
【翻译】
 
年华如光阴一瞬,人生如此短暂,会少离多,动辄引发黯然伤别的苦痛,还是及时行乐,纵情欢歌筵饮吧,不要总是频频推辞那些邀约。
 
放眼远眺,只见山河迢遥,如今空自怀念那远去的人。又转见这凄风苦雨中,已是落花纷纷,更伤怀春光倏忽易逝。哎,念远伤春终是徒劳无益,不如好好疼惜眼前人吧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慨叹人生迅忽、会少离多,应及时行乐。晏殊词用语明净、情感冲淡、闲雅蕴藉之中,常有警世之语,却非刻意为之。此词亦然,全词并未见花间词常见的场景描摹,多寻常叙述,句句寻常,却又句句动人。至最后一句“不如怜取眼前人”忽然转折,感叹哲理皆得来自然,全无拣词炼句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