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萸香慢

近重阳、偏多风雨,绝怜此日暄明。
问秋香浓未,待携客、出西城。
正自羁怀多感,怕荒台①高处,更不胜情。
向尊前又忆、漉酒插花人②,只座上、已无老兵③。
凄清,浅醉还醒。愁不肯、与诗平。
记长楸走马④,雕弓笮柳⑤,前事休评。
紫萸一枝传赐,梦谁到、汉家陵。
尽乌纱、便随风去,
要天知道,华发如此星星,歌罢涕零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荒台:即戏马台,位于今江苏徐州。项羽灭秦后定都彭城(今江苏徐州),于此观戏马、阅兵,故名。
 
② 漉(lù)酒插花人:南朝梁萧统《陶渊明传》载,陶渊明尝去头上葛巾漉酒。此处代指故人。漉酒,滤酒。
 
③ 老兵:唐代《晋书·谢奕传》载,谢奕尝逼桓温饮酒,温走避之。奕遂引温一兵帅共饮曰:“失一老兵,得一老兵。”此处亦指旧友。
 
④ 长楸(qiū)走马:古时道边种楸树,绵延很长,故称“长楸”。走马,策马驰逐。三国时期魏国曹植《名都篇》:“斗鸡东郊道,走马长楸间。”
 
⑤ 笮(zuó)柳:以箭射柳,指箭术高明。笮,竹制盛箭器,引申为射击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临近重阳,偏偏多风多雨,难得今日这般温暖明丽。不知那秋花香气是否已浓,打算与友人出西城共游。又怕正因羁旅怀愁,再登上荒台高处,更难以承受这悲戚。更怕酒筵之上,回想起那滤酒插花的旧友,而座中已无故人。
 
无限凄凉冷清,酒入愁肠,偏偏浅醉又醒。愁绪深重,比诗篇更令人伤情。还记得昔年曾在楸树茂密的大道纵马驰骋,也曾手持雕弓,炫耀百步穿杨的本领,往事已矣,休再提,休再评。那时重阳,朝廷还会传赐一枝紫萸,而今还有谁,会梦中回到故国荒陵。就任凭这乌纱帽随风吹走,要让老天知道,我头上已白发星星,只能长歌一曲,涕泪交零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重阳前夕感怀之作,从词意推知应作于入元为官任上,词中多有无奈之叹、遗民之恨。全词围绕重阳风俗物事,寄寓身世家国之恨,意蕴深沉,凄恻动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