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公子

弱柳千丝缕,嫩黄匀遍鸦啼处。
寒入罗衣春尚浅,过一番风雨。
问燕子来时,绿水桥边路,
曾画楼、见个人人否?
料静掩云窗,尘满哀弦危柱①。
庾信愁如许,为谁都著眉端聚。
独立东风弹泪眼,寄烟波东去。
念永昼春闲,人倦如何度?
闲傍枕、百啭黄鹂语。
唤觉来厌厌,残照依然花坞②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哀弦危柱:指乐声凄恻。
 
② “念永昼”五句:宋代贺铸《薄幸》:“正春浓酒困,人闲昼永无聊赖。厌厌睡起,犹有花梢日在。”此处化用其意。花坞,花圃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新柳垂下千丝万缕,到处都是娇嫩的鹅黄色,鸦雀在其间啼鸣嬉戏。轻寒阵阵侵入罗衣,正是早春时节,又刚过了一阵风雨。问那归来的燕子,来时路上,可曾于绿水桥边,画楼之上,见到过我那心爱的人儿?料想她也和我一样,终日关门闭户,万事无心,任凭那尘埃落满琴筝。
 
我的忧伤堪比庾信,不知为谁这样终日愁眉不展?独自伫立春风中,任泪落如雨,付与那江水东流去。想想这闲愁万种的长日,这般倦怠寂寞,怎生挨得过去?昏昏沉沉闲靠着孤枕轻眠,却又听得那黄鹂儿婉转低语。被唤醒后更觉恹恹不乐,但见夕阳依然斜照花圃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初春怀人之作,是倦游客因春景而生之离恨相思。全词章法巧妙,景起景收,情景兼胜。景美至极,而人春愁苦甚,是以乐景衬哀情。尤以“问燕”“寄泪”之笔绝妙,更增深情色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