烛影摇红

上元有怀
双阙①中天,凤楼十二春寒浅。
去年元夜奉宸游②,曾侍瑶池宴。
玉殿珠帘尽卷,拥群仙、蓬壶阆苑③。
五云深处,万烛光中,揭天丝管。
驰隙④流年,恍如一瞬星霜⑤换。
今宵谁念泣孤臣,回首长安远。
可是尘缘未断,漫惆怅、华胥⑥梦短。
满怀幽恨,数点寒灯,几声归雁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阙:古代宫庙及墓前立双柱者谓之阙。
 
② 宸游:帝王的巡游。
 
③ 蓬壶阆苑:蓬壶,即蓬莱。阆苑,阆风之苑,仙人所居处。此指宫廷。
 
④ 驰隙:即白驹过隙,喻光阴飞逝。
 
⑤ 星霜:星辰运行一年一循环,霜则每年至秋始降,因用以指年岁,一星霜即一年。
 
⑥ 华胥:《列子·黄帝》载“(黄帝)昼寝,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。”后因以代称梦境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宫门外双阙高耸入云,禁苑内凤楼层叠,春寒清浅。犹记去年元宵良夜,曾侍奉皇上出游,瑶池侍宴。宫中重门洞开,珠帘高卷,那情形真是如同群仙簇拥着,共赴蓬莱仙山、阆风仙苑。五彩祥云深处,万盏灯烛光中,丝竹管弦之声响彻云天。
 
时间如白驹过隙,流年似水,转眼已是一年星霜换。今夜又是元宵,谁料已身为孤臣,天涯悲泣,回望故国,天遥地远。偏又眷恋那旧日繁华,满腔惆怅,只恨美梦太短。无奈只能怀抱这满腔幽怨,独对几点寒灯,遥听夜空中,北归大雁的几声哀鸣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作者历经靖康之耻后的元夜感怀之作。张抡南渡前多为应制词,类似御用文人,词风华艳。而此词沉郁苍凉,写尽南渡后的家国之痛、今昔之悲,表达了深沉的故国之思。全词情境跌宕,盛衰哀乐,对比分明。明代李攀龙《草堂诗馀隽》赞曰:“上述往事,下叹来年,神情一呼一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