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阳台

西湖春感
接叶巢莺,平波卷絮,断桥斜日归船。
能几番游?看花又是明年。
东风且伴蔷薇住,到蔷薇、春已堪怜。
更凄然,万绿西泠,一抹荒烟。
当年燕子知何处?
但苔深韦曲①,草暗斜川②。
见说新愁,如今也到鸥边③。
无心再续笙歌梦,掩重门、浅醉闲眠。
莫开帘,怕见飞花,怕听啼鹃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韦曲:唐时长安城南皇子陂西韦氏、杜氏累世贵族,所居之地名韦曲、杜曲。此处指高门望族聚居之地。
 
② 斜川:古地名,在今江西境内,风光秀丽,东晋陶渊明曾游于此,有《游斜川》诗。此处借指元初宋遗民隐居之处。
 
③ “见说”二句:沙鸥色白,因说系愁深而白,如人之白头。宋代辛弃疾《菩萨蛮》:“拍手笑沙鸥,一身都是愁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茂密叶丛中黄莺筑巢,微波湖面上柳絮飘卷,断桥下,落日斜照归船。春光易逝,还能有几次尽兴游赏呢,再看花开,怕又要等到明年了。东风啊,请暂伴那蔷薇再作片刻停留吧,蔷薇开时,春光已少得可怜。更令人倍感凄凉的是,那万紫千红的西泠桥畔,而今也只余一抹荒烟了。
 
当年王谢堂前燕子,而今已不知飞往了何处?只见那豪门深宅已长满青苔,游赏胜地也荒草连天。听说这旧恨新愁,如今已让那鸥鹭都愁白了头。再也无心重温那笙歌旧梦了,只管把重门紧掩,小酌独醉闲眠。莫要拉开帘帏,怕见那落花纷飞,怕听那声声啼鹃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西湖春暮之伤,乃借伤春以寄寓故国覆亡之哀。全词清虚骚雅,凄怆悲切,真可谓“亡国之音哀以思。”
 
清代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曰:“凄凉幽怨,郁之至,厚之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