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江云

久客山阴,王菊存问予近作,书以寄之。
山空天入海,倚楼望极,风急暮潮初。
一帘鸠外雨,几处闲田,隔水动春锄。
新烟禁柳①,想如今、绿到西湖。
犹记得、当年深隐,门掩两三株。
愁余,荒洲古溆②,断梗③疏萍,更漂流何处?
空自觉、围羞带减,影怯烟孤。
长疑即见桃花面,甚近来、翻致无书。
书纵远,如何梦也都无? 
【注释】
 
① 禁柳:禁苑的柳树,此泛指西湖一带柳树。
 
② 溆:浦,水滨。
 
③ 断梗:用桃梗典故。西汉刘向《战国策·齐策》载苏秦劝诫孟尝君:“今者臣来,过于淄上,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。桃梗谓土偶人曰:‘子,西岸之土也,挺子以为人。至岁八月,降雨下,淄水至,则汝残矣。’土偶曰:‘不然。吾西岸之土也,残则复西岸耳。今子,东国之桃梗也,刻削子以为人,降雨下,淄水至,流子而去,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。”后以喻漂泊无定之人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远山逶迤,天空海阔,独倚高楼极目远眺,晚来风势渐劲,春潮初涌。帘外春雨淅沥,斑鸠在雨中啼鸣。隔岸几处闲了一冬的水田,开始了春耕。新柳嫩绿如烟,料想如今,这新碧也应已染绿西湖。还记得当年隐居湖山深处,门外也掩映着杨柳两三株。
 
春令人愁,伫立这荒芜的沙洲古岸,人如断梗浮萍,不知还能飘流到何处?近来自觉腰围清减、衣带渐宽,身影瘦怯,孤魂如烟。一直以为很快就能再见她那桃花般的容颜,为何近来反而连她的书信也无。就算是因路途遥遥书信不至,又为何连梦里都再也寻不见?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张炎客居江阴时,追忆杭州旧游之作,作于南宋覆亡之后。张炎本出生富贵世家,宋亡之后沦落漂泊,人称其“佳公子,穷诗客”。此词道尽飘零沦落中的孤苦悲戚,凄绝断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