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笛

孤游万竹山中,闲门落叶,愁思黯然,因动黍离之感。时寓甬东积翠山舍。
万里孤云,清游渐远,故人何处?
寒窗梦里,犹记经行旧时路。
连昌约略无多柳①,第一是难听夜雨。
漫惊回凄悄,相看烛影,拥衾无语。
张绪②,归何暮?
半零落依依,断桥鸥鹭。
天涯倦旅,此时心事良苦。
只愁重洒西州泪,问杜曲人家在否?
恐翠袖天寒,犹倚梅花那树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连昌”句:连昌宫为唐高宗所置,多植柳。唐代元稹有《连昌宫词》,写其历经兵火战乱后之荒废破败。
 
② 张绪:生卒年不详。字思曼,吴郡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官至国子祭酒。少有文才,风姿清雅。唐代李延寿《南史·张裕传》载,武帝置蜀柳于灵和殿前,尝曰:“此柳风流可爱,似张绪当年。”此处作者自比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犹如万里长空孤云一片,多年飘零,渐行渐远,故人踪迹已不知何处。寒窗下,梦中还记得旧时走过之地。连昌宫中杨柳,大约已所剩无几,最令人难以承受的是,那窗外潇潇夜雨之声。忽自梦中惊醒,周遭一派凄凉沉寂,独对摇曳的烛影,叹谁能与我拥被夜语。
 
想张绪当年,何其风流可爱,却为何迟迟不归?断桥边,曾结盟的鸥鹭,半已零落,却仍眷恋难舍。多年天涯漂泊倦旅,此时心事最多最苦。真担心重返临安故地时,会泪落如雨。试问当年旧家宅院,而今是否仍在?只怕她翠袖单薄,当此天寒日暮之际,还独倚那梅花树旁,痴痴等待我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流寓中感旧怀人之作。宋亡后,张炎身怀家国之恨,飘零湖海二十年。此词为独游天台万竹山时触景伤情而作。全词笔法曲折,辞意清空,写尽遗民之恨、沦亡之哀。确然如其序中自陈,黯然凄绝,有黍离之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