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山亭

北行见杏花
裁剪冰绡①,轻叠数重,淡着燕脂匀注。
新样靓妆,艳溢香融,羞杀蕊珠宫②女。
易得凋零,更多少、无情风雨。
愁苦,问院落凄凉,几番春暮?
凭寄③离恨重重,者④双燕何曾,会人言语?
天遥地远,万水千山,知他故宫何处?
怎不思量?除梦里、有时曾去。
无据,和梦也新来不做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冰绡(xiāo):洁白如冰的丝织品。此处以喻杏花冰雪之姿。绡,生丝。
 
② 蕊珠宫:道教传说中的仙宫。
 
③ 凭寄:即“凭谁寄”。
 
④ 者:同“这”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冰清玉洁之姿,如同白色锦缎裁剪而成。重重叠叠的花瓣,如淡着胭脂娇媚匀婷的美人。初绽的杏花如玉人新妆,美好得香艳四溢,大概连瑶池的蕊珠仙姝,也要自叹弗如。只可惜太易凋零了啊,何况还有这无情风雨催逼。胸中郁结的愁绪难遣,试问这凄清如许的院落,已是几度春归了呢?
 
且借这一阕杏花词,遥寄重重离恨。楼前双飞的燕子,哪里懂得离人无法言说的万语千言。旧日宫阙已隔千山万水,天遥地远,又怎能不思量。除非能坠入沉沉梦乡。可怜如今竟连梦也没有了,这思念,尚有何处能够安放!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借杏花写身世之悲、家国之恨。北宋覆亡,宋徽宗赵佶被金人掳往北国,途中见杏花,托物以遣悲怀。词意凄凉沉痛,正所谓“亡国之音哀以思”。其作此词后不久,因受尽金人折辱,郁郁而亡。
 
清代徐釚《词苑丛谈》云:“哀情哽咽,仿佛南唐李主,令人不忍多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