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庭芳

夏日溧水无想山作
风老莺雏①,雨肥梅子②,午阴嘉树清圆。
地卑山近,衣润费炉烟。
人静乌鸢自乐,小桥外、新绿溅溅。
凭阑久,黄芦苦竹,疑泛九江船③。
年年,如社燕④,飘流瀚海,来寄修椽。
且莫思身外,长近尊前。
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听、急管繁弦。
歌筵畔,先安枕簟,容我醉时眠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风老莺雏:唐代杜牧《赴京初入汴口晓景即事先寄兵部李郎中》:“风蒲燕雏老。”
 
② 雨肥梅子:唐代杜甫《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》:“红绽雨肥梅。”
 
③ “黄芦苦竹”二句:唐代白居易《琵琶行》:“住近湓江地低湿,黄芦苦竹绕宅生。”
 
④ 社燕:燕子当春社时飞来,秋社时飞走,故称社燕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雏莺在春风里一天天长大,梅子在夏雨里一天天肥熟,正午时分,茂盛的树冠笼罩下,圈出一片圆圆的阴凉之地。此地靠近山边,地势低凹,终年潮湿,衣服也总要多费炉火才能烘干。处处人家寂静,乌鸦翩翩自乐,小桥下,雨后河水新涨,水流湍急飞溅。久久凭栏,望着遍地的黄芦苦竹,竟疑心自己就是那遭贬的白乐天,正泛舟九江边。
 
年复一年,此身犹如春来秋去的社燕,流浪过大漠荒原,又寄居在高高的瓦檐。还是不去细想那身外的功名富贵种种吧,只管长年沉醉于这酒樽前。这一身疲惫憔悴的江南倦游客啊,再不忍听那激越繁复的管弦之音。今夜,就在这歌舞筵席边,为我安上一个枕席,且容许我醉后随意安眠罢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寄托游宦之倦、身世之慨,作于元祐八年溧水县令任上。时年周邦彦已年近四十,却一直辗转于州县小官,郁郁不得志。其笔下无想山中夏日之景,阴凉潮湿,僻处世外,静日寂寂,美好又苍凉。整首词有空对美景、辜负年华的深慨,读之泫然。
 
周邦彦深谙音律,写景抒情亦如谱曲,笔力圆熟精到,节奏掌控精妙,又善化用前人妙句入词,含无尽之意在言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