尉迟杯

隋堤路,渐日晚、密霭生烟树。
阴阴淡月笼沙,还宿河桥深处。
无情画舸,都不管、烟波隔前浦。
等行人、醉拥重衾,载将离恨归去①。
因思旧客京华,长偎傍疏林,小槛欢聚。
冶叶倡条俱相识②,仍惯见珠歌翠舞。
如今向、渔村水驿,夜如岁、焚香独自语。
有何人、念我无聊,梦魂凝想鸳侣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无情画舸”四句:宋代郑文宝《柳枝词》:“亭亭画舸系春潭,直到行人酒半酣。不管烟波与风雨,载将离恨过江南。”
 
② “冶叶倡条”句:唐代李商隐《燕台四首·春》:“蜜房羽客类芳心,冶叶倡条遍相识。”冶叶倡条,指歌妓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隋堤路上,天色渐晚,道旁杨柳如烟霭茫茫。朦胧月色淡淡笼罩着水中沙洲,我又停宿在这河桥的深处。那无情的画船啊,全然不懂得离人的心思,也不管那前路烟波浩茫,趁人还在大醉中沉睡不醒,它便连带着那满腔离恨一块儿载着匆匆离去了。
 
不由想起当年客居京华,常常去往那疏林外的青楼聚会游赏。那些歌女与我都相识,也看惯了她们的轻歌曼舞。而如今,孤身投宿这渔村水驿,长夜漫漫,只能独自对着一炷香自言自语。不知可有人怜惜我的寂寞,今夜来我梦中相伴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羁旅忆旧感怀之作。词人于宦游中,夜宿隋堤畔客舟之中引发的一段离情别恨。“有何人、念我无聊,梦魂凝想鸳侣。”历来词评家均赞此结句。清代周济《宋四家词选》评:“一结拙甚。”清代谭献《谭评词辨》赞:“收处率甚。”明明似男子浮艳之语,与前句情境对比之下,竟读不出一丝欢意,语意凄然,直断人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