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鹤仙

悄郊原带郭,行路永、客去车尘漠漠。
斜阳映山落,敛余红犹恋,孤城阑角。
凌波①步弱,过短亭、何用素约②。
有流莺③劝我,重解绣鞍,缓引春酌。
不记归时早暮,上马谁扶④,醒眠朱阁。
惊飙动幕,扶残醉,绕红药。
叹西园已是,花深无地,东风何事又恶?
任流光过却,犹喜洞天自乐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凌波:形容女子步态轻盈。三国时期魏国曹植《洛神赋》: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”
 
② 素约:先前的约定。
 
③ 流莺:喻女子柔声婉转如莺。
 
④ 上马谁扶:唐代李白《鲁中都东楼醉起作》:“昨日东楼醉,还应倒接蓠。阿谁扶上马,不省下楼时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郊外原野顺着城郭悄然舒展开去,长路漫漫,客人已乘车离去,只留下迷茫烟尘。夕阳向着远山缓缓坠落,却迟迟不忍收敛最后一抹余霞,仿佛无限依恋这孤城楼角。正准备上马归去,恰有女子步态轻盈,也走上短亭歇息,不曾想竟是旧时相识,真是相逢何须相约。她莺声娇脆,劝我重新解下绣鞍,再慢饮几杯春酒。
 
酒醒时发现自己睡在红楼,全不记得是何时归来的,又是谁扶我上的马鞍。忽来一阵狂风,吹得帘幕翻飞。急忙带着醉意来到西园,绕到芍药花丛去看看。可叹西园已是满地落花,这东风为何还要吹得这样恶?也罢,任凭那春光流逝,幸喜我还有这一处洞天福地,可自得其乐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暮春郊野送客后,巧遇旧识、留饮沉醉及醒后对花伤感的一段情事。此词约作于宣和三年四月,词人自汴京赴处州途经扬州之际,不久即离世,可能这是他的最后一首词,因而词中亦暗含身世之悲与迟暮之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