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京秋

长安独客,又见西风,素月、丹枫,凄然其为秋也,因调夹钟羽一解。
烟水阔,高林弄残照,晚蜩凄切。
碧砧度韵,银床①飘叶。
衣湿桐阴露冷,采凉花②时赋秋雪。
叹轻别,一襟幽事,砌虫能说。
客思吟商③还怯,怨歌长、琼壶暗缺。
翠扇恩疏,红衣香褪,翻成消歇。
玉骨西风,恨最恨、闲却新凉时节。
楚箫咽,谁寄西楼淡月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银床:银饰井栏。南朝梁庾肩吾《九日侍宴乐游苑应令》:“玉醴吹岩菊,银床落井桐。”
 
② 凉花:指菊花、芦花等秋日开放的花,此指芦花。陆龟蒙《奉和袭美新秋言怀三十韵次韵》:“早藕擎霜节,凉花束紫梢。”
 
③ 吟商:吟咏秋天。商,五音之一。《礼记·月令》:“孟秋之月,其音商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烟水茫茫,江天寥廓,夕阳余晖斜照高林,林间寒蝉鸣声凄切。远处寒砧捣衣之声断续有韵,露井旁落满梧桐黄叶。痴痴立于梧桐树下,任冷露打湿衣襟。芦花茫茫如雪,一边采摘一边情不自禁吟诗作赋。可叹当年与她轻易离别,满腔幽怨心事,只能付与阶前蟋蟀,替我诉说。
 
客中吟咏秋声,更觉心情寒怯。悲歌切切,不觉竟已将玉壶敲缺。夏日团扇已被捐弃,荷叶荷花逐渐枯萎,好景渐已烟消云散。一把瘦骨立于萧瑟秋风中,心中最恨的是,白白荒废了这清凉时节。远处笙箫传来楚歌悲咽,也不知是谁托这箫声,遥寄那西楼外一轮淡淡秋月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客中悲秋之作。萧萧秋景,引发当时轻别之恨,寄托时序易换、年光废弛之慨,隐含郁郁不得志之喟叹。
 
清代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此词:“此词精金百炼,既雄秀、又婉雅,几欲空绝古今,一‘暗’字,其恨在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