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犯

水仙花
楚江①湄,湘娥乍见,无言洒清泪,淡然春意。
空独倚东风,芳思谁寄?
凌波路冷秋无际,香云随步起。
漫记得、汉宫仙掌,亭亭明月底。
冰丝写怨更多情,骚人恨,枉赋芳兰幽芷。
春思远,谁叹赏、国香②风味?
相将共、岁寒伴侣③。
小窗静,沉烟熏翠被。
幽梦觉、涓涓清露,一枝灯影里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楚江:泛指江南江流。
 
② 国香:极香之花,此处指水仙。宋代黄庭坚《次韵中玉水仙花二首·其二》:“可惜国香天不管,随缘流落小民家。”
 
③ 岁寒伴侣:古人以松、竹、梅为岁寒三友。水仙开在冬末春初,流品高洁,因称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犹如于楚江之畔,初见湘妃,看她默默洒下点点清泪,淡淡透出春意。又恍如美人独倚春风,满怀相思不知能托付谁?又如仙子踏波而来,一路上秋色凄凄,莲步行过之地,香云袅袅升起。依稀记得,她应是那捧着承露盘的金铜仙女,亭亭玉立于明月清辉下。
 
仿佛闻听她拨动冰冷丝弦,声声哀怨,却又更觉多情。想来屈原也应觉遗憾,枉自将多情付与了兰芷芬芳,竟忘记了此花高洁。春心已远,有谁懂得赞叹欣赏水仙这国色天姿?无人懂得欣赏,正好将这水仙作为岁寒伴侣。夜来小窗内一片寂静,沉香轻烟袅袅,熏染着翠被。自幽梦中醒来,但见一枝水仙沾着点点清露,独自立在灯影里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咏水仙以抒怀。以冰清玉洁之美人拟水仙之态,穷尽描摹之能事。无人欣赏其国色天香,无人懂得其芳心高洁。却也正好可以这水仙为岁寒伴侣,以为知己。以水仙为同类,这已是孤标自傲之句。全词人与花、形与魂浑融一体,清丽婉转,寄托遥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