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幸

淡妆多态,更的的①、频回眄睐②。
便认得琴心③先许,欲绾合欢双带④。
记画堂、风月逢迎,轻颦浅笑娇无奈。
向睡鸭炉边,翔鸳屏里,羞把香罗暗解。
自过了烧灯⑤后,都不见踏青挑菜⑥。
几回凭双燕,丁宁深意,往来却恨重帘碍。
约何时再,正春浓酒困,人闲昼永无聊赖。
厌厌睡起,犹有花梢日在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的的:频频、连连。宋代郑仅《调笑转踏》:“吴姬绰约开金盏。的的娇波流盼。”
 
② 眄(miǎn)睐:斜望。《古诗十九首·其十六》:“眄睐以适意,引领遥相睎。”
 
③ 琴心:指爱慕之心。
 
④ “欲绾”句:意谓结同心之好。梁武帝萧行《子夜四时歌·秋歌四首·其一》:“绣带合欢结,锦衣连理文。”
 
⑤ 烧灯:指元宵节。
 
⑥ 踏青挑菜:指春日郊游活动,古有踏青节、挑菜节。宋代周密《武林旧事》载:“二日,宫中排办挑菜御宴。……用此以资戏笑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她妆容淡雅,姿态绰约,还明眸善睐,频频顾盼于我。那时便明白她已琴心暗许,愿与我缔结合欢之约。还记得当初画堂相见,正是风清月白,她轻蹙蛾眉,含情轻笑,娇媚无限。在睡鸭形的香炉畔,在鸳鸯双飞的屏风内,她含羞带娇,悄悄解开罗衣。
 
自从过了元宵,直到踏青挑菜的时节,却再也不见她的踪影。多少次托双燕传信,嘱咐它们捎去我的深情,只恨那重帘相碍,总不见她的回音。幽期密约不知何时能再有,如今春意正浓,白日漫长,百无聊赖,只能借酒浇愁。自昏昏醉眠里醒来时,那花枝梢头,日影犹在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男女恋情及恋情的变迁,词牌用“薄幸”隐有暗怨之意。贺铸闺情词有别于惯常所见的男子负心、女子多情的设定,他在多首词作中均有男女相悦之后男子痴情思念的描述,或源自一段真实情事。明代李攀龙《草堂诗馀隽》评曰:“凡闺情之词,淡而不厌,哀而不伤,此作当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