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莎行

自沔东①来。丁未元日,至金陵江上,感梦而作。
燕燕轻盈,莺莺娇软②,分明又向华胥见。
夜长争得薄情知?春初早被相思染。
别后书辞,别时针线,离魂暗逐郎行远。
淮南③皓月冷千山,冥冥归去无人管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沔东:唐、宋州名,今湖北汉阳,姜夔早岁流寓此地。
 
② “燕燕”二句:莺燕借指伊人。宋代苏轼《张子野年八十五尚闻买妾述古令作诗》:“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。”
 
③ 淮南:指今安徽合肥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在梦里,你的样子历历分明,仍如莺儿燕儿一般轻盈娇媚,楚楚动人。你埋怨我薄情,不理解你长夜漫漫独守空闺的寂寞,不明白你每到春来就被相思缠绕的痛苦。
 
你说一直留着别后我写给你的书信,手边也还是分别时正在缝制的针线,仿佛你的一颗魂儿早已随我远行。淮南今夜皓月当空,千山寂寂,可怜你的魂儿孤零零地归去,无人陪伴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是姜夔怀念合肥情人系列词章之一,为江上感梦之作。作于孝宗淳熙十四年元日,自沔州东去湖州途经金陵之时。词末二句为传世佳句,笔触清幽,意境冷寂,却蕴含永志难忘的深情。王国维对姜夔颇有微词,其《人间词话》却极赞叹此二句:“白石之词,余所最爱者,亦仅二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