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鼎现

红妆春骑,踏月影竿旗穿市。
望不尽、楼台歌舞,习习香尘莲步底。
箫声断、约彩鸾归去,未怕金吾①呵醉。
甚辇路、喧阗且止,听得念奴歌起。
父老犹记宣和②事,抱铜仙、清泪如水。
还转盼、沙河多丽。
滉漾明光连邸第,帘影冻散、红光成绮。
月浸葡萄十里,
看往来,神仙才子,肯把菱花扑碎。
肠断竹马儿童,空见说、三千乐指③。
等多时春不归来,到春时欲睡。
又说向灯前拥髻,暗滴鲛珠④坠。
便当日亲见霓裳,天上人间梦里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金吾:执金吾,古代京城执行治安任务的军人。
 
② 宣和:宋徽宗年号,是北宋最后一段承平时光。
 
③ 三千乐指:宋时旧例,教坊乐队由三百人组成,一人十指,故称。
 
④ 鲛珠:传说中鲛人泪珠所化珍珠,此指眼泪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盛装的佳丽骑马游春,踏着月影,穿行过彩旗高扬的热闹街市。一路望不尽亭台楼阁、欢歌艳舞,纤纤金莲踏过之处,阵阵香尘弥漫。箫声幽咽断续,仿佛在呼唤彩鸢如约归去,此夜只管尽欢,再不用怕那执金吾的大声醉呵。帝王车辇驶过大道,喧闹暂时止息,只听得歌女们清歌四起。
 
父老乡亲还记得宣和年间这些旧事,每一想起,犹如抱着金铜仙人,任泪落如雨。转身环顾,还见临安沙河塘繁华富丽,河面上灯火摇荡,倒映着河岸上连绵的宅邸。帘影儿仿佛被冻住了一动不动,忽儿又一片红光散开如彩锦。月影浸在西湖十里葡萄深碧水中,看那水中静静倒映着往来的佳人才子,真有如仙境一般,谁忍心将这菱花镜儿一般平静的水面搅碎?
 
如今更令人断肠的,是那些骑着竹马嬉戏的小儿女,枉自听说当年教坊三千乐指的繁盛。苦苦等待,春天总不归来,待到归来时,人已昏沉欲睡。夜已深沉,又还在灯前捧髻话旧,任泪珠儿暗暗滚落。就算当年曾亲见《霓裳》乐舞盛况,而今也已如天上人间永隔,只疑身在梦里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元夕感旧,追念故国之作,作于南宋沦亡二十年后。全词于时空转换间,娓娓道尽故国之思、沦亡之哀、遗民之痛。以丽词写哀情,场景生动,空灵梦幻,旧日繁华历历在目,尤觉今夕之悲。
 
清代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评曰:“通篇炼金错采,绚烂极矣;而一二今昔之感处,尤觉韵味深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