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

九日
湛湛①长空黑,更那堪、斜风细雨,乱愁如织。
老眼平生空四海,赖有高楼百尺。看浩荡、千崖秋色。
白发书生神州泪,尽凄凉、不向牛山②滴。
追往事,去无迹。
少年自负凌云笔③,到而今、春华落尽,满怀萧瑟。
常恨世人新意少,爱说南朝狂客,把破帽年年拈出④。
若对黄花孤负酒,怕黄花也笑人岑寂。
鸿去北,日西匿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湛湛:水深貌。
 
② 牛山:在今山东临淄城南。《晏子春秋·内篇谏上》:“景公游于牛山。北临其国城而流涕,曰‘若何滂滂去此而死乎?’”
 
③ 凌云笔:谓笔端纵横,气势干云。
 
④ “爱说”二句:用东晋孟嘉落帽典故。南朝狂客即指孟嘉。唐代《晋书·孟嘉传》:“九月九日,温燕龙山,僚佐毕集。时佐史并著戎服,有风至。吹嘉帽堕落,嘉不之觉。温使左右勿言,欲观其举止。嘉良久如厕,温令取还之,命孙盛作文嘲嘉,著嘉坐处。嘉还见,即答之,其文甚美,四坐嗟叹。”后形容才子名仕风雅洒脱,才思敏捷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天空一片晦暗昏黑,更何况还交织着斜风细雨,这光景啊,真是缭乱愁绪如织。这双老眼平生就喜眺望四海,幸而有这高楼百尺。放眼四望,千山万壑尽是浩荡秋色。而今我已成白发书生,为山河大地满眼含泪,凄凉无尽,却不能如古人对牛山涕泪滂沱。追思往事,过往兴衰荣辱,早如烟云消散了。
 
年轻时我自认有凌云之志、纵横之笔,到而今如春花凋谢殆尽,只剩下满腹萧索寂寞。常常遗憾世人总是新意太少,提起重阳节,只知道说些南朝文人的疏狂旧事,动不动就提起孟嘉落帽的事。此刻我要是对着满地盛开的菊花而不开怀痛饮一场,怕是菊花也会嘲笑人太无趣了。已是日暮时分,一行鸿雁正往北飞去,一轮斜阳正渐渐西沉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重九登高寄慨之作。开篇为全词奠定萧索的基调。词中既有平生自负的少年豪气,也有老大无成的深沉悲慨,更有对世俗的讥刺,对国事的忧心。全词写景冷清寂寥,萧疏阔大,足见词人胸襟,本自有抱负,却犹如龙困浅滩,处处可见苍凉悲壮底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