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淘沙慢

梦觉、透窗风一线,寒灯吹息。那堪酒醒,又闻空阶,夜雨频滴①。嗟因循②、久作天涯客。负佳人、几许盟言,便忍把、从前欢会,陡顿③翻成忧戚。
愁极,再三追思,洞房深处,几度饮散歌阑,香暖鸳鸯被。岂暂时疏散,费伊心力。 殢云尤雨④,有万般千种、相怜相惜。
恰到如今、天长漏永,无端自家疏隔。知何时、却拥秦云⑤态?愿低帏昵枕,轻轻细说与,江乡夜夜,数寒更思忆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“又闻”句:宋代龚颐正《芥隐笔记》:“阴铿有‘夜雨滴空阶’,柳耆卿用其语。”
 
② 因循:蹉跎岁月。
 
③ 陡顿:突然。
 
④ 殢(tì)云尤雨:喻缠绵欢爱。
 
⑤ 秦云:秦楼云雨。形容男欢女爱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自梦中醒来时,一缕寒风正穿透窗棂,将一盏孤灯吹熄了。这酒醒后的凄凉况味,本已难耐,怎能忍受又听见屋外空阶上,夜雨这样滴滴答答。可叹多年天涯漂泊,如今已是满身疲惫倦怠。细想来,辜负了佳人多少深情,山盟海誓都成空言,只能忍心将从前的两情相悦,生生转变成这独自的忧伤悲戚。
 
此时真是愁闷到了极点,惟有反复回想,当初洞房深处,多少次纵情欢歌筵饮后,又双双嬉戏于鸳鸯被底。那时我尽心尽力,不敢有半点疏忽,生怕耗费她一点气力。当时欢会,真是有道不尽的万般怜爱、千种温存、两情依依。
 
而到如今,长夜漫漫,你我却天各一方,这都是我自找的,却让你独自悲戚。不知哪一天才能与你鸳梦重温、再共欢爱呢。惟愿那时,帷幕低垂,玉枕亲昵,能将这满腹相思细细说与你听:在这僻远水乡,我是如何夜夜难眠,数着声声更鼓,彻骨思念你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为柳永于羁旅中,思忆所恋秦楼歌妓而作。他长年流连歌楼妓馆,“好为淫冶讴歌之曲”,为当时士大夫诟病,但深受民间喜爱。其慢词长于铺叙,淋漓抒情,善以口语俚曲入词,在此篇中均有体现。全词追忆当时欢爱,刻画此际相思,憧憬他年重逢,极致而露骨。但因态度坦荡,情感真实,风格虽秾艳,却无轻佻之感。清代刘熙载《艺概》评其:“绮罗香泽之态,所在多有,故觉风期未上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