戚氏

晚秋天,一霎微雨洒庭轩。槛菊萧疏,井梧零乱,惹残烟。凄然,望江关①,飞云黯淡夕阳间。当时宋玉悲感②,向此临水与登山。远道迢递,行人凄楚,倦听陇水③潺湲。正蝉吟败叶,蛩响衰草,相应喧喧。
孤馆度日如年,风露渐变,悄悄至更阑。长天净、绛河清浅,皓月婵娟。思绵绵,夜永对景,那堪屈指,暗想从前。未名未禄,绮陌红楼④,往往经岁迁延。
帝里风光好,当年少日,暮宴朝欢。况有狂朋怪侣,遇当歌对酒竞留连。别来迅景如梭,旧游似梦,烟水程何限?念利名、憔悴长萦绊,追往事、空惨愁颜。漏箭⑤移,稍觉轻寒,渐呜咽、画角数声残。对闲窗畔,停灯向晓,抱影无眠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江关:荆门、虎牙二山夹江对峙,古称江关,战国时为楚地。
 
② 宋玉悲感:战国时期楚国宋玉《九辩》曾以悲秋起兴,抒孤身逆旅之寂寞,发生不逢时之感慨。
 
③ 陇水:北朝乐府有《陇头歌辞》,词曰:“陇头流水,流离山下。念吾一身,飘然旷野。”“陇头流水,鸣声幽咽。遥望秦川,心肝断绝。”此处取此二首句意。
 
④ 绮陌红楼:犹言花街青楼。绮陌,繁华的道路。
 
⑤ 漏箭:古时以漏壶滴水计时。漏箭移即光阴流逝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正是晚秋天气,忽有一霎细雨洒落庭院。栏边的秋菊已开败,井旁的梧桐叶正零落,依稀笼罩着淡淡烟霭。处处都是这般凄然景象,远望那江河关山,也只见一片黯淡的夕照晚霞。也许当初宋玉生发种种悲秋感慨时,也曾在此登山临水,见过我今日所见吧。走在这迢遥长路上,行路人神情凄楚,已然厌倦那陇头流水之声。道旁落叶衰草中,只有秋蝉和蟋蟀不知疲倦地吟唱着,此起彼伏,互相应和。
 
在驿馆里形影单只,度日如年。眼见这秋风渐凉,寒露渐生,夜色渐深。天空无一丝云翳,银河格外清浅,高悬着一轮皎洁皓月。相思本已绵绵不绝,长夜对此美景,却又忍不住屈指细数,一遍遍回顾往昔。悔恨当初功名未就,却终日耽溺流连歌楼妓馆,一年年将时光虚耗。
 
那时帝都繁华热闹,我也正青春年少,每日里只想着寻欢作乐,何况还有一班狷狂任性的好友相伴,遇到对酒当歌的场景就难免流连忘返。自别后,时光流逝如梭,那些玩乐寻欢的情景已似梦境,前路却又渺茫如烟,不知何时才能到岸呢?想今日为功名利禄羁绊,日渐憔悴。追想往事,却也只空留残容愁颜。更漏已深,寒意渐起,几声画角从远方断续传来,仿如呜咽悲鸣。且对着这书窗,把青灯熄灭,静候黎明到来,这孤零零的一夜,已注定彻夜难眠了。

【解读】
 
柳永善“变旧声作新声”,此词为其首创,为词史第二长词,仅次于宋代吴文英《莺啼序》。词写羁旅情愁与身世之叹,或作于柳永外放荆南困于驿馆之际,反思一生行事,百感交集,可谓其一生缩影。“停灯向晓,抱影无眠”为一篇词眼,写尽孤单伶仃的难眠滋味,传神勾勒出一独倚虚窗、形影相吊的天涯倦客形象。
 
宋代王灼《碧鸡漫志》曾引宋人评价:“离骚寂寞千年后,戚氏凄凉一曲终。”清代冯煦《宋六十一家词选·例言》评其:“状难状之景,达难达之情,而出之以自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