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马子

登孤垒荒凉,危亭旷望,静临烟渚。
对雌霓挂雨①,雄风拂槛,微收残暑。
渐觉一叶惊秋,残蝉噪晚,素商时序②。
览景想前欢,指神京、非雾非烟深处。
向此成追感,新愁易积,故人难聚。
凭高尽日凝伫,赢得消魂无语。
极目霁霭霏微③,暝鸦零乱,萧索江城暮。
南楼画角,又送残阳去。
【注释】
 
① 雌霓挂雨:彩虹横空,天地间还带有雨水的湿气。雌霓,彩虹双出,色彩鲜艳为主虹,色彩暗淡为副虹,雌霓是副虹。
 
② 素商时序:秋天接着次序即将代替夏天到来。素商,秋天。
 
③ 霁霭霏微:晴空烟霭朦胧。霁,晴日。霏微,朦胧貌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登上荒凉孤垒,从高高的亭台上极目远望,静对着远处一片烟水茫茫的沙洲。正是雨后初晴,天边霓虹上似还挂着雨滴,劲风吹拂着栏槛,稍稍赶走残夏的炎热。渐渐觉出一片零落黄叶送来的秋意,几只聒噪的夏蝉也似已力竭了,时节不知不觉就已来到了秋天。面对眼前之景,不免又回想起往日种种欢乐,遥望旧京,尚远在那非烟非雾的烟云深处。
 
对此情境,不由追忆伤感,新愁容易增添,故人再难相见。整日里这样登高望远,也只换来黯然销魂,一言难语。纵目所及之处,只见雨后一片晴云薄雾,弥漫如烟。昏暝的暮色里,零落的暮鸦正各自归巢,江城一派萧索迷离。南城楼上,又传来几声凄清号角,角声里,一抹残阳正缓缓沉入大地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约作于柳永漫游江南时,有别于其羁旅怀人慢词,虽亦写离愁,但应属文人雅词,笔意沉雄,意境苍凉,颇有壮士悲秋之慨。全词结构富于变化,情感起承转合,文辞、情绪、调意层层铺叙,酣畅流利,充分彰显了其长调慢词的优势,可见柳永于俗词之外深厚的文人雅词功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