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莎行

候馆①梅残,溪桥柳细,
草薰风暖摇征辔②。
离愁渐远渐无穷,
迢迢不断如春水。
寸寸柔肠,盈盈粉泪,
楼高莫近危阑倚。
平芜③尽处是春山,
行人更在春山外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候馆:迎候宾客的馆舍。出自《周礼·地官·遗人》:“五十里有市,市有候馆。”
 
② 征辔:坐骑的缰绳。
 
③ 平芜:平坦向前延伸的草地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候馆外的梅花已开至凋零,溪桥畔的垂柳才发出细叶,郊外处处草香袭人,微暖的春风轻摇着马辔。离家越来越远,离愁也越来越深长,像春水一样迢迢不断。
 
遥想她此时,定已是柔肠寸断,粉泪盈盈。不要登上那高楼倚栏远眺吧,那连绵不断的草地之外,只是一座又一座春山,远行的人啊,早已消失在春山之外了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写早春离别。宋代黄昇《唐宋诸贤绝妙词选》题作“相别”。词境从一派轻盈祥和的早春美景,过渡到渐至深浓的离愁别绪。春山春水,都是思念的载体。词义连绵流畅,一气呵成,荡气回肠。
 
明代李攀龙《草堂诗馀隽》赞曰:“春水写愁,春山骋望,极切极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