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海潮

洛阳怀古梅英疏淡,冰澌溶洩,东风暗换年华。金谷①俊游,铜驼②巷陌,新晴细履平沙。长记误随车,正絮翻蝶舞,芳思交加。柳下桃蹊,乱分春色到人家。
西园③夜饮鸣笳,有华灯碍月,飞盖④妨花。兰苑未空,行人渐老,重来是事堪嗟。烟暝酒旗斜。但倚楼极目,时见栖鸦。无奈归心,暗随流水到天涯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金谷:金谷园,在洛阳西北,西晋石崇所筑别馆。此指汴京名园。
 
② 铜驼:古代洛阳宫门外有二铜驼夹道相对,后称铜驼陌。此指汴京的繁华街巷。
 
③ 西园:三国时期魏国曹植《公宴》:“清夜游西园,飞盖相追随”。此指汴京金明池。
 
④ 飞盖:飞驰的车辆上的伞盖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梅花开至稀疏,色泽转淡,冰雪正缓缓消融,春风里,不知不觉年华已变换。回想昔年,曾与诸友胜游金谷名园,穿行繁华的铜驼街巷,趁着新晴漫步雨后平沙。总是还记得有一次,曾误随了别家女郎香车而去,那正是柳絮翻飞、蝴蝶翩舞时节,惹得人春心缭乱。那柳荫中桃树下的小径,乱纷纷将春色送往各处人家。
 
那时西园夜宴正酣,乐工们吹奏起了胡笳。华灯璀璨,映照得月色也黯淡了,车辆飞驰,车盖将道旁的花朵都碰落。如今故地重游,园子里风物依旧,行人却已渐老,回想起当日情事,真是感慨万千。暮霭里,一面酒旗在微风里斜斜招摇着。什么也不愿去想了,只倚在楼栏上纵目远眺,时而看见归鸦飞来栖息于树。无奈这颗思归的心啊,已暗暗跟随那流水,奔向了天涯。

【解读】
 
元祐年间,秦观常参与公卿名流文酒期会,尤其元祐七年的赐宴最为盛大。而绍圣元年新党再度执政,他随即被贬离京,重游其地,感慨良深。此词为感旧伤今,抒发物是人非之感慨,寄托政治失意之落寞。金谷园、铜驼巷等皆为虚指。
 
“柳下桃蹊,乱分春色到人家”二句,着一寻常“乱”字形容春色无处不在,设想妙绝。清代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赞其:“思路幽绝,其妙令人不能思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