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迁莺

月波疑滴,望玉壶①天近,了无尘隔。
翠眼圈花②,冰丝织练,黄道宝光相直③。
自怜诗酒瘦,难应接许多春色。
最无赖,是随香趁烛,曾伴狂客。
踪迹,漫记忆,老了杜郎,忍听东风笛。
柳院灯疏,梅厅雪在,谁与细倾春碧④?
旧情拘未定,犹自学当年游历。
怕万一,误玉人夜寒帘隙。
【注释】
 
① 玉壶:喻月亮。南朝宋鲍照《代白头吟》:“清如玉壶冰。”
 
② 翠眼圈花:指各式花灯。
 
③ 黄道宝光相直:指灯光与月光交相辉映。东汉班固《汉书·天文志》:“日有中道,月有九行。中道者,黄道,一曰光道。”黄道,原指太阳在天空周年运行的轨道。
 
④ 春碧:酒名。宋代范成大《七夕至叙州登锁江亭》:“我来但醉春碧酒,星桥脉脉向三更。” 
 
【翻译】
 
月光皎洁如水,清澈欲滴,天空洁无纤尘,玉壶般的明月如在眼前。五彩斑斓的各式花灯,仿若冰丝织就,月色与灯光交相辉映。可怜我因沉溺诗酒已日渐消瘦,再难以消受这灯红酒绿的热闹。最难忘的,还是当年元宵赏灯,曾与一班文朋诗侣纵情狂欢。
 
旧日游踪,依稀还记得,只是岁月早已催老杜郎,怎忍心再闻幽怨笛声。杨柳深院中灯火稀疏,梅厅尚有残雪,可有谁再共我细品春碧新酒?旧日豪情管束不住,还想要像当年一般纵意游历,却又怕万一,辜负了寒夜里佳人,倚窗窥帘苦苦等待我的深情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别本有题“元夕”,有题“元宵”,为元宵忆旧感怀之作。由眼前元夜璀璨灯会的热闹与自己落寞心境的对比,引发当年元夜文朋诗友聚会之回忆,抒发少年狂客的豪情。胸中豪情仍在,只是为多情羁绊,怕辜负佳人守候。全篇写景明丽,情蕴缠绵,于悲凉孤凄中,暗有豪雄之气,在众多咏元宵词中别具一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