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玉案

和贺方回韵,送伯固归吴中
三年枕上吴中路,
遣黄犬①、随君去。
若到松江呼小渡,
莫惊鸳鹭,
四桥尽是、老子经行处。
辋川图②上看春暮,
常记高人右丞句。
作个归期天定许,
春衫犹是,小蛮③针线,
曾湿西湖雨。 
【注释】
 
① 黄犬:唐代《晋书·陆机传》载陆机有犬名黄耳,其在洛阳时曾以书信系犬颈送至松江家中,并带回家书返洛。此处用此典表常通书信之期冀。
 
② 辋川图:唐代王维置别业于辋川,曾于蓝田清凉寺壁上画《辋川图》。
 
③ 小蛮:唐代白居易家姬名。此借指朝云。 
 
【翻译】
 
三年来已数不清多少次梦回吴中故园路了。君此去,我要遣那传信的黄犬跟随你一道,盼你时时捎来音讯。你若到了松江呼唤小舟摆渡时,切莫惊吓了渡头栖息的鸳鸯白鹭。要知道那吴中四桥的所有河湾渡口,都是当年我常常游逛之处。
 
我也曾于王右丞《辋川图》前,细细打量那暮春景致,也常记起他那些思归之句。如若我要定个归乡之期,料想天公也定会应许吧。君看我这身上的春衫,还是别前小蛮的细针密线所缝,曾浸透了西湖的泪雨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作于元祐七年,为苏轼客中送客之作。元丰间苏轼为新党排挤,辗转外放。后神宗去世,旧党执政,被召回京。却又因反对废除新法为旧党不满,自求外放。此时外放杭州已三年,族弟苏坚(伯固)随其在杭三年,欲返吴中故乡。全词表达了对苏坚归吴的羡慕祝福,抒发自己欲归不能的惋惜及对故园故人的思念,也间接表达了对官海浮沉的厌倦。含蓄深沉,婉曲幽微,别具一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