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阳台

宫粉雕痕①,仙云堕影,无人野水荒湾。
古石埋香,金沙锁骨连环②。
南楼不恨吹横笛③,恨晓风千里关山。
半飘零、庭上黄昏,月冷阑干。
寿阳空理愁鸾④,问谁调玉髓,暗补香瘢⑤?
细雨归鸿,孤山⑥无限春寒。
离魂难倩招清些,梦缟衣、解佩⑦溪边。
最愁人、啼鸟晴明,叶底清圆。
【注释】
 
① 宫粉雕痕:宫粉,宫中粉黛,以宫人喻梅花。雕,同“凋”。
 
② 金沙锁骨连环:唐代李复言《续玄怪录》载,延州有妇人既没,有西域胡僧谓此即锁骨菩萨。众人开墓,见遍身之骨,皆钩结为锁状。此处指梅花虽落但精魂尚在。
 
③ “南楼”句:唐代李白《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》:“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。”古笛曲有《梅花落》。
 
④ “寿阳”句:用寿阳公主梅花妆的典故。
 
⑤ “问谁”二句:三国时吴人孙和月下舞水晶如意,误伤邓夫人颊。太医以獭髓杂玉与琥珀合药敷之,愈后无瘢痕。此处以喻落梅已伤。
 
⑥ 孤山:在杭州西湖滨。宋初林逋隐居于此,种梅养鹤,有“梅妻鹤子”之说。后孤山以梅花著称。
 
⑦ 解佩:用汉皋解佩典故。
 
【翻译】
 
犹如美人萎谢之痕,仙云坠落之影,飘落在无人的荒郊野水湾。古石下埋着她的馥郁芳躯,金沙滩葬着她的连环锁骨。不恨那南楼上的横笛正吹响《梅花落》笛曲,只恨那带走她的晓风正掠过千里关山。满园梅花已飘零大半,黄昏时庭院寂寂,只剩一地月光,冷冷照着栏杆。
 
寿阳公主独自愁对鸾镜梳妆打扮,试点梅花妆;试问还有谁懂得调匀了玉髓,修补好佳人那被误伤的香瘢?细雨中归鸿已远去,只余下孤山林逋的梅妻,独对无限春寒。那凄凄离魂难招难还,唯梦里又见缟衣美人,如江汉逢仙女解珮溪边。最令人愁的,是梅雨后的晴明时节,枝上鸟啼声声,叶底梅子青青。

【解读】
 
此词别本题作“落梅”,为吟咏孤山落梅之作。全词无一字着梅,而无一字不在咏梅,且暗蕴对逝去恋人的追怀。此词用典虽多,其意象脉络贯通,处处点染梅之落、情之伤,是对毕生追念之人的幽微怀念,可悯可叹。